懒人听书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从海贼开始的鬼泣魔神最新章节列表 » 《从海贼开始的鬼泣魔神》最新章节列表 第239章 暴走?

《从海贼开始的鬼泣魔神》第231章 过场

文/孤独之鲸
推荐阅读: 遮天之重瞳诸天

下午时刻,时钟指向3,这代表,已经到达了下午最热的时候了。

「夏纳」坐在一张简朴的单人沙发上面,眼眸在四周的环境内来回移动;看上去,这并不像是警惕,反而更多的是一种怀念之情。

(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啊。)

望着周围这些熟悉的环境,「夏纳」的回忆涌起,以前的点点滴滴不断的浮现在脑海之中,让「夏纳」不禁在内心感慨一声。

“环境有些不好,请见谅。”

这时,「卢欣仪」拿着两个装了热茶的杯子从厨房的位置走来,面带柔和的微笑。

“不好么……我并不觉得,这个地方,让我不禁怀念起一些以前的事情。”

接过「卢欣仪」拿过来的热茶,「夏纳」吹了吹杯口的热气;其实以「夏纳」的体质,这种程度的温度是不足以对他造成伤害的,他之所以这么做,只是因为想让他自己看起来更像一个普通人而已。

嘛,虽说在救助「卢欣仪」的过程中,「夏纳」的行为一点也不像是一个普通人,至少,他不像是一个表面看到的那样,只是一个只有17、8岁的少年。

看着「夏纳」的模样,「卢欣仪」也不知道说些什么话才好,只是轻轻的笑了几声,就坐在「夏纳」侧方的另一张沙发上面,喝着手里的热茶。

“你说你想起了以前的事情,能告诉我,你以前的一些事情么?”

喝了几口热茶之后,「卢欣仪」忽然开口问道;其实,对于「夏纳」这副神秘的模样,她是有些在意的,再加上「夏纳」一直在强调说「我就是单纯的来看看你」,这也让「卢欣仪」一直很疑惑,她到底是对「夏纳」做了什么事?

“我的事情?这个说起来,其实非常的富有『魔幻』的元素,但内容也不是很长。”

闻言,「夏纳」再次喝了一口热茶,开始回忆起以往的事情;回想起这些事情,仿佛就像在昨天一样,令人历历在目。

“我的前半段人生,很是平平无奇,在童年时期经历了一些不算很美好的事情之后,我就沉迷于网络世界,生活过得一天比一天颓废,这让我总是觉得很对不起那个一直在照顾我的人。

不过,在遇到某件事情之后,我改变了许多,我不再像以往那样颓废下去,而是选择了‘新生活’,重新开始我自己的人生;但,这其实更让我内疚,更加觉得对不起那个一直在照顾的人。”

将杯中的热茶喝完,「夏纳」将杯子放在面前的实心木桌上面,眼神之中,露出了一种名为『愧疚』的情绪。

或许看上去很假,因为联想到「夏纳」在穿越之后的性格,就会觉得,「夏纳」不应该会露出如此明显的『人类面』,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除了特殊情况以外,「夏纳」的性格,都是『恶魔面』占据主导。

这是因为,「夏纳」确实对自己穿越的这件事情挺愧疚的,毕竟,他自己就这么“去世”了,留下了几乎独自一人的「卢欣仪」,「夏纳」都能大概想象到,「卢欣仪」在得知自家侄儿死亡的时候,那个心情会是如此的痛苦。

要知道,「卢欣仪」可是将「夏纳」从小养到大,不仅包吃包住,还埋头努力工作,为「夏纳」赚取学费与生活费;可以说,「卢欣仪」基本是将「夏纳」当作亲儿子来对待了。

然而,就是这样子的一个人,「夏纳」不但没有通过努力,来回馈对方的行动,反而是整天颓废不已,沉迷在了网络世界,而且还在最后,以“死亡”的方式,离开了这个世界;这无论怎么看,都是妥妥的废物行为。

每次想到这件事情,「夏纳」的内心就觉得,他自己就是一个十足的人渣,拿了别人的好处,最后不但啥都没有还给人家,反而还以“死亡”的方式,给人家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嘛,尽管这个所谓的“玩笑”,一点也不好笑就对了。

所以,此次回到『地球』,「夏纳」除了要去看一看自己的母亲以外,还要来看看这个代替自家母亲的“养母”,看看有没有什么事情,是他这个“养子”能够做的;尽管,「夏纳」从来没有叫过「卢欣仪」一声“母亲”就是了。

————

“我不明白,既然你已经不再颓废了,开始了新生活,那么对于那个负责照顾你的人而言,这是一件好事啊,对于你而言也是,但你反而觉得更内疚了,这是什么意思?”

听完「夏纳」的第一段自述,「卢欣仪」大概明白了「夏纳」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毕竟,她在数年前,就曾经照顾过这样的一个少年;但在听完第二段之后,「卢欣仪」就不能理解了,她不明白,开始了新生活,反而更内疚,这是什么原理?

“关于这件事,就是我刚才说的,属于『魔幻』的那一部分了;因为在某种意义上,我应该是死了才对,但事实上,我不但没有死亡,反而活的很不错。”

对此,「夏纳」并没有选择隐瞒,而是很诚实的说出了自身的现实情况。

因为像这种类型的话语,只要是一个正常人,都不会觉得「夏纳」说的话是真话,Ta们一定会觉得,「夏纳」是在扯淡。

其实,人,不就是如此么?有时候,你选择说出真相,人们非但不相信,而且还觉得你的脑袋有问题;但反过来之后,人们不但信以为真,而且深信不疑,觉得你是正常人。

至此,事实的真相,真的很重要么?人们只愿意相信Ta们自己看到的,知道的,而那些超脱认知的事情,Ta们就会各种推脱,各种不相信,好一点的,可能会拨打110,极端一点的,还有可能会用暴力来怼你,然后直接拨打120,更甚一点的,可能连120都不会拨打。

“Emmm……”

听见「夏纳」的话语,「卢欣仪」陷入了沉默,她脑中的第一个想法就是‘眼前这个人的脑袋有问题’,但她又不好意思说出口,所以就选择用『沉默』来代替她此时此刻的心情。

而「夏纳」,他在看见「卢欣仪」那宛如看智障的眼神之后,内心不但没有很大的情绪波动,反而还异常的平静,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波澜;「卢欣仪」的这个反应,并没有超出「夏纳」的意料之外,所以「夏纳」很平静。

“用不着这样,我很清楚我在说什么…话虽如此,我也不会去纠正你的想法,你若是觉得我有问题,那你就保持这种想法吧。”

反正「夏纳」从一开始就不是很在乎别人的看法,别人对他有什么样的评价,他都不带正眼瞧一下的。

“额……不是,我不是这样意思……”

闻言,「卢欣仪」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内心有些慌乱,她有些害怕「夏纳」会因此而感到不高兴。

“不用觉得慌乱,反正我也没指望你会相信,或者说,你不相信这句话,对我而言更好;行了,今天打扰你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们或许还会见面,也有可能,我们不会再相见……告辞。”

见此,「夏纳」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随后站起身,向门外走去;他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至于「卢欣仪」,「夏纳」会在停留的这段时间内,尽可能的去补偿,就是这个补偿的内容嘛…不会很丰富就对了。

“诶?我送你吧。”

看见「夏纳」起身离去,「卢欣仪」下意识的以为「夏纳」是因为刚才的话语而感到生气,所以表情有些慌张。

“不用了,你坐吧。”

但却被「夏纳」给拒绝了,而且没有给「卢欣仪」任何机会,迅速的离开了这个地方,待到「卢欣仪」回过神的时候,「夏纳」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

“那个孩子…到底是谁啊?”

望着空无一人的门口,「卢欣仪」先是愣了一会,随后才反应过来,嘴里喃喃自语。

…………

“『前世』的恩;『今世』来还。仔细一想,如果将这句话套在我身上的话,还真的挺讽刺的。”

站在一处高楼的顶层,「夏纳」站在边缘处,眼眸看着远处,那里是「卢欣仪」的住所。

对于「卢欣仪」这个“养母”,「夏纳」确实有太多的愧疚之感,但这一切,最终只能以“死亡”的形式去回馈;如今,「夏纳」回来了,拥有所谓的“第二次机会”,那么他绝对会他自己最大的所能,去回馈「卢欣仪」对他的养育之恩。

而「夏纳」首先要做的,就是确认一件事情,如果不确认这件事情的内幕,他的内心就不舒服。

“Emmm……找「樱雪」的话…他不一定会答应,虽说是『魔神』的部下,但也不一定就会答应。”

眺望片刻之后,「夏纳」将思绪放到另外一件事情上面;这件事情的话,他原本是想要找「樱雪」来帮忙,但他又想起了『规则』的束缚,再加上「樱雪」本身的职务,让「夏纳」有些踌躇不决。

“算了,还是看看情况吧,反正看了这么久的番剧,也是时候该回归现实了,明天再来看看。”

由于怎么样都想不出一个比较靠谱的主意,所以「夏纳」直接放弃思考,采取「船到桥头自然直」的方法;毕竟,思考一些没必要的事情,不符合「夏纳」的性格。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