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人听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赵氏虎子最新章节列表 » 《赵氏虎子》最新章节列表 第758章 接掌虎贲

《赵氏虎子》第747章 搦战

文/贱宗首席弟子
推荐阅读: 人在大唐本想低调

当日夜里,甘琦率所剩无几的寥寥千余兵力,冒险穿过郯城,希望回到赵伯虎的大军中。

然而即便是在夜里,郯城一带也有游荡的太原骑兵,即便甘琦军那千余人已十分谨慎,连火把都不敢点,但他们的行动还是被这些太原骑兵察觉到了。

这些太原骑兵立刻就将此事禀告了董典、钟辽二将。

得知此事,董典私下与钟辽商议:“……多半是逃入缯山的那支叛军试图趁夜逃回赵伯虎的军中,要不要派人阻截?”

钟辽思忖了片刻,摇头说道:“算了吧,那支叛军已几无斗志,没必要为了将他们赶尽杀绝而冒险,就按魏副将所言,咱们还是老老实实盯着赵伯虎的举动。”

不得不说,甘琦虽是赵伯虎器重的大将,但在郯城这片地面上,太原骑兵上上下下倒也没有将甘琦军视为什么必须铲除的强敌,其原因就在于甘琦军近日来的表现并不佳,首日就被薛敖率骑兵击破,折损了近三四千兵力不说,随后几日又持续遭到太原骑兵的追击与屠杀,几乎没有反抗之力。

鉴于赵伯虎率领的叛军主力已至郯城,钟辽自然不会为了彻底使甘琦军全军覆没而冒险,在他看来这完全没有必要。

于是当晚,太原骑兵没有出动阻击甘琦军,只有寥寥在郯城一带游荡的斥候骑兵,在夜色下悄悄跟着甘琦军。

出于对太原骑兵的恐惧,甘琦军那千余兵将当夜的行军速度十分迅速,待等次日天蒙蒙亮的时候,他们便已穿过了郯城一带。

不得不说,若非赵伯虎率领的八万余江东义师主力此刻就驻扎在郯城南侧约三十里处,甘琦军天亮后在郯城一带现身,必然会遭到太原骑兵的追杀——而这也是甘琦前两日迟迟不敢南撤的原因,直到他确认赵伯虎的主力抵达了郯城一带。

只不过,即便钟辽‘放过’了甘琦军,天亮后于郯城一带现身的甘琦军,还是难免被一队太原骑兵给盯上了,虽然这支骑兵的人数并不多,只有寥寥百余骑,大概是在这一带游荡的斥候骑兵,但这些太原骑兵的出现,依旧给千余甘琦军造成了巨大的恐慌。

也难怪,毕竟甘琦麾下万余兵力在短短几日间锐减至千余人,死的死,逃的逃,全拜薛敖麾下的这些太原骑兵所致。

“莫要惊慌,前方便是赵渠帅所率领的主力驻地,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甘琦立刻出面稳定军心。

但说实话,他也不敢保证身后的那百余太原骑兵是否会发动追杀。

好在这个时候,前方出现了接应的军队——程廙率五千江东士卒前来接应甘琦。

见此,甘琦这才松了口气,在见到程廙时心有余悸地说道:“多亏你率军来接应,否则,那些骑兵怕是不肯就这么放过我等……”

程廙听得很是意外。

毕竟在他的印象中,甘琦一直是很神气、很自负的,没想到几月不见,竟变得如此小心翼翼。

也许是察觉到了程廙古怪的表情,甘琦苦笑说道:“倘若你亲身经历过我所经历的,你就会明白了。”

说罢,他又催促程廙:“事不宜迟,你我立刻回归大军。”

“……”程廙表情古怪地点点头,没有再追问。

当日辰时前后,甘琦军在五千程廙军的接应下,撤回了赵伯虎八万江东义师的驻地中。

提前得知甘琦归来的赵伯虎,遂带着陈勖、向赓、吴泰几将出来相迎,这让甘琦十分感动,在见到赵伯虎时连说:“败军之将,不敢劳动渠帅亲自出迎……”

听到这话,陈勖、向赓几将也如程廙那般露出了惊讶之色,毕竟若换做在以往,甘琦可不会是这种态度,他只会沾沾自喜。

陈勖几人能察觉到甘琦的变化,赵伯虎自然也能察觉到,但是碍于甘琦的颜面,他没有立刻追问,不过他大抵能猜得出来——甘琦之所以有如此巨大的变化,多半就是这段时日遭遇薛敖受到了巨大挫折所致。

而这,也正是他今日亲自出迎的原因,他想借此表明对甘琦的器重,免得甘琦因为战败而变得蹉跎。

片刻后,赵伯虎带着甘琦来到了中军帐,随后打发走了诸将,只留下陈勖、楚骁二人在旁。

此时他才问甘琦道:“甘琦,你果真遇到薛敖了?”

“一言难尽。”甘琦叹了口气,将他那日败于薛敖的经历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赵伯虎,只听得赵伯虎、陈勖、楚骁三人满脸凝重。

陈勖更是震惊地问道:“你说,弓弩对太原骑兵几乎没有用?”

甘琦摇摇头道:“太原骑兵面对弓弩十分有经验,那日,他们假装正面突袭,骗我军弓弩手发动齐射,可就在我军弓弩手齐射之后,他们突然转向,从正面绕至侧翼,迅速发动突袭,使我军的弓弩齐射几乎毫无作用……当日我看到情况不对,连忙向侧翼下令,叫他们变幻阵型御敌,奈何对面骑兵的速度实在太快,我的命令还未传到侧翼,那群骑兵就已经突入了侧翼,在那之后……”

说到这里,他脸上的神色一阵青、一阵白,长吁短叹道:“在那之后,那几乎都是一场屠杀,在不到一炷香的工夫内,我军万余兵力的阵型,被太原骑兵来回凿穿,几次下来,我军溃不成军,根本无力招架太原骑兵的屠刀,全军上下只想着逃离那片战场……”

看着甘琦时而露出狰狞、时而露出骇然之色,赵伯虎与陈勖面面相觑。

说实话,他们对于甘琦讲述的战败经历并不感觉意外,因为当年他们也亲眼见到四万豫章义师被薛敖八千太原骑兵杀地落花流水,他们只是感到头疼,因为他们又一次遇到了薛敖。

与陈勖交换了几个眼神,赵伯虎宽慰甘琦道:“甘琦,此次战败非你之过,你先下去歇息吧,好好养足精力,我与陈勖商量商量。……你莫要多想,推翻晋国的大业,还需要你出力。”

“多谢渠帅,末将愿意将功赎罪。”甘琦连忙说道。

值得一提的是,甘琦在离开时还不忘提醒赵伯虎:“……末将来时,见大军驻地外并无营垒、寨栅,我以为十分凶险,万一薛敖领太原骑兵来攻,恐怕……”

“我明白的。”赵伯虎和颜悦色地点点头。

见赵伯虎接受了自己的建议,甘琦这才告辞离开。

看着甘琦走出中军帐,楚骁玩味说道:“这家伙,还真是改变了不少……被薛敖吓的么?”

“诶!”

赵伯虎瞪了一眼楚骁,旋即与陈勖说道:“依甘琦所言,那薛敖的威胁,丝毫不减当年……如今他驻守在郯城,挡住了我军前往开阳的去路,这如何是好?”

陈勖皱着眉头想了半晌,犹豫说道:“要不然……先建营寨,缓缓图之?”

“意义不大。”

赵伯虎摇了摇头,解释道:“砍木建营,短则需八、九日,多则需十余日,这段期间薛敖绝对不会视而不见,倘若他每日率骑兵前来骚扰,我认为恐怕半个月都难以建成营寨,更别说后续围攻郯城……恐怕等咱们围住郯城,晋军那边后续的援军也抵达了。”

“那……直接围攻郯城?”陈勖提出了一个比较冒险的建议。

他对赵伯虎说道:“薛敖与其麾下太原骑兵,正面突袭实力确实不弱,但鉴于我军有八万之众,我认为薛敖未必敢正面突袭,多半会采取绕袭、偷袭等战术,既然如此,倘若我等加以防范,未必不能打下郯城。……倘若我没有猜错的话,郯城充其量就只有薛敖的数千骑兵与一万河北军,外加陈玠、夏侯鲁二将的数千败军,共计两万出头。”

赵伯虎负背双手在帐内来回踱步,半晌后才惆怅说道:“冒险围攻郯城,倒也不是不可,只是意义不大啊……”

的确,对于赵伯虎制定的战略而言,关键在于要尽早夺取开阳,堵住晋军主力南下的通道,打下郯城的意义确实不大——毕竟东海郡也是一片地势开阔的平地,跟下邳、彭郡差不多,几乎无陷可守,夺取东海郡充其量就是多占几座城罢了,于战略其实并无影响。

忽然,赵伯虎想到了一个比陈勖更加冒险的策略,转头对陈勖与楚骁二人说道:“你们觉得这样如何?咱们佯攻郯城,私下派一支精锐直取开阳!”

好家伙,陈勖直呼好家伙!

赵伯虎这想法,可是要比他更为激进、更为冒险。

他连忙劝道:“这有些过于冒险了吧?……一旦被薛敖识破,这可就是两害之策了。”

在陈勖看来,赵伯虎提出的这招策略是在过于冒险。

先说派往开阳的军队人数,派少了,必然会遭到太原骑兵的阻截:五千左右的兵力,搞不好未必能活着看到开阳城;一万兵力勉勉强强可以招架住太原骑兵的阻截,但倘若薛敖亲自出马,这一万军队岂非是赴了甘琦军的后尘?

鉴于此,最起码也得派两万人吧?搞不好得派三万、四万人——其实就算派四万人也不保险,毕竟薛敖可是有过以数千骑兵击破四万豫章义师的先例。

而如此一来问题就来了,介时他郯城这边,还剩多少军队?

鉴于赵伯虎麾下此刻共计有八万余军队,派两万军队前往开阳,这边就只剩下六万,结合郯城城内外共计约有两万出头的晋军来算,差不多就是三倍兵力,比较之前八万军队足足少了一倍兵力的压力。

这意味着薛敖对他们动手的可能性会更高。

而倘若派出两万以上的兵力前往开阳,甚至是派出四万人,那么郯城这边也就只剩下四万人了,只是薛敖手头兵力的两倍而已。

以那薛敖的自负来说,区区‘两倍于己’他根本不会放在眼里,介时他既能对派往开阳的义师偏师动手,也能对郯城这一带的义师动手——选择权完全在薛敖手中。

而这在陈勖看来是十分凶险的。

此时,楚骁在旁提出了他的建议:“能不能想办法瞒过薛敖呢?”

“难。”陈勖摇摇头说道:“郯城一带,到处都是游荡的太原骑兵,每一名骑兵都是薛敖的耳目,纵使我等派一支军队趁夜色潜往开阳,恐怕也会被薛敖得知。”

“唔……”

赵伯虎深以为然地点点头,旋即灵机一动说道:“既然如此,那索性就反其道而行!”

说着,他便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陈勖与楚骁二人,只听得陈勖眼皮直跳,惊声说道:“这……怕是同样凶险了。”

“只能这样了。”赵伯虎皱着眉头说道:“若不能尽快拿下开阳,咱们就只能撤回下邳了。”

听到这话,陈勖挣扎良久,终是点了点头:“……也罢!姑且就试试吧。”

见得到了陈勖的赞同,赵伯虎立刻召来麾下诸将,与诸将商议了一番。

跟陈勖的态度差不多,王祀、程廙等将虽也惊骇于赵伯虎想出的计策,但以目前的局势来说,他们也确实没有别的办法,一番犹豫之下,诸将皆表示了赞同。

于是赵伯虎立刻下令,命各将率大军齐齐奔赴郯城。

八万大军倾巢而动,声势浩大,游荡在郯城一带的太原骑兵又岂会视若无睹?

赵伯虎这边大军刚有行动,便有太原骑兵将这股叛军的异动禀告了董典、钟辽二将:“近十万江东叛军齐齐出动,直奔我郯城而来,不知有什么图谋。”

董典、钟辽二将感到十分意外。

那赵伯虎昨日才到东海郡,今日就要打郯城了?毫不忌讳他晋国第一猛将薛敖就在郯城?这可是有点狂妄啊!

当然,虽然感觉有点奇怪,但二将也不敢怠慢,立刻派人进城,将此事禀告薛敖的副将魏璝。

得知此事,魏璝也感觉有点意外。

要知道,他家主将薛敖那可是‘凶’名远播,叛军的几次重大挫败,薛敖都有参与,想不到那赵伯虎居然如此狂妄,丝毫不将他们的薛将军放在眼里。

此时,为兄弟守灵三日三夜的薛敖,正在城内为章靖设灵堂的那座宅邸内补觉,因此魏璝的左右立刻请示道:“是否要派人唤醒将军?”

魏璝摆了摆手,慢条斯理地说道:“等叛军到了郯城再说。”

他可不想因为江东叛军的一点异动去打搅薛敖歇息,就算那股叛军真的来攻郯城,他也有把握令郯城不失——大不了到时候再唤醒薛敖嘛!

虽然有点对不住章靖将军,但在魏璝眼里,他的主将薛敖,那才是真正可以一夫当关的猛将,那是足以令敌人绝望的那种勇猛,恍如壮年时期的陈太师。

相比较之下,章靖将军多少还是逊色一些……唔,逊色不少。

大概一个多时辰后,赵伯虎率领八万余江东义师抵达了郯城城外。

得知此事,陈玠与夏侯鲁二将立刻登上南侧城墙。

顺便一说,自昨日薛敖‘义释’二将后,这两位太师军的将领便率败军进了城内,协助魏璝防守城池。

今日见到赵伯虎这八万余江东叛军,陈玠、夏侯鲁二将也是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立刻就率军出城,杀了那赵伯虎替章靖报仇。

就在他们咬牙切齿之际,魏璝亦得知了消息,来到了南侧城墙。

“魏副将。”

“唔,两位,情况如何?”

稍作问候,魏璝便向陈玠二人询问情况。

陈玠皱着眉头说出了心中的狐疑:“……叛军今日前来,以末将看来有些诡异。此前赵伯虎进攻下邳前,就已安排好了立寨之事,甚至连攻城器械都准备好了,可今日……”

他指向了城外的八万余江东义师,只见浩浩荡荡的八万江东义师中,并无一架攻城器械。

“连一架攻城器械都没有,就急着来打我郯城?那赵伯虎也太狂妄了吧?”魏璝的左右冷笑着插嘴道。

听闻此言,魏璝淡笑说道:“谁知道呢!……看看情况再说。”

于是,他下令按兵不动。

而就在这时,江东军大将程廙亲自来到了城外,指着南侧城墙大喝:“薛敖!听闻你就在郯城,可敢出城一战?!”

听到这话,郯城南城墙上的晋军兵将们目瞪口呆。

叛军,居然前来搦战,挑衅他们的薛敖将军?

“嚯!”

魏璝不怒反笑,对身边众人笑道:“魏某追随薛将军十余年,从未见过有人胆敢挑衅薛将军,这个赵伯虎,当真是狂妄。”

话音刚落,他左右或有人出于心中的不忿,轻视道:“是否要唤醒将军?”

“为何?”魏璝淡淡冷笑道:“只不过有人不知死活地狂吠两句,何必打搅将军歇息?”

虽然他的语气中充满了对城外叛军的不屑,但他的心中却没有丝毫轻视,甚至还在思索叛军今日前来搦战的用意。

而此事在城外,陈勖见郯城城内毫无反应,心下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说实话,他其实挺担心薛敖无法忍受他们的挑衅,立刻率军出城应战——虽说他这边有八万余兵力,但不可否认,薛敖当日凭数千骑兵便击溃四万豫章义师的无敌形象,始终在他心中挥之不去。

一言蔽之,他十分忌惮薛敖。

从旁,楚骁笑着说道:“运气不错,薛敖估计不在城上。”

“唔。”赵伯虎点点头道:“薛敖接回了章靖的尸体,按照世俗,多半会不眠不休地祭奠其兄弟,鉴于他昨日得知我军抵达东海郡,他这会儿估计歇养体力……只要我军不攻城,城上的晋军将领应该不会为了区区挑衅就打搅薛敖歇息。”

“连这都算准了?”楚骁惊奇问道。

赵伯虎笑了笑,没有解释。

他怎么敢不算准?要知道一旦两军厮杀,那薛敖绝对会立刻奔着他来,虽说赵伯虎为了向晋国复仇,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但这并不代表他不珍惜自己这条命。

当日,赵伯虎率八万余江东义师在郯城城外搦战,足足一个时辰。

在魏璝的约束下,郯城毫无反应,也没有人打搅薛敖补觉。

足足一个时辰后,赵伯虎也不攻城,下令收兵,率军退回了三十里外的驻地。

这个举动,让魏璝、董典、钟辽、陈玠、夏侯鲁等将领感觉莫名其妙。

叛军……

今日到底是干嘛来了?

(快捷键 ←) 上一章返回《赵氏虎子》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