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人听书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万万没想到准太子是我!?最新章节列表 » 《万万没想到准太子是我!?》最新章节列表 回击

《万万没想到准太子是我!?》回击

文/潇湘碧影
推荐阅读: 无职转生

杨景澄抄手拿过血迹淋淋的鞭子,一边装作把玩,一边暗中观察着周泽冰。世上的人和人是不一样的,譬如乡下人的粗鄙,奴仆的卑贱,读书人的骄傲清贵,正应了那句居移气养移体的俗语。

而周泽冰行动利落、举止大气,怎么看也不像一介门房。再则奴仆为何举止皆带着卑微?那是权贵们定下的规矩。华阳郡公弄个周泽冰这样的门房,不是明摆着得罪来客么!赶上计较的平白添了几分官司,实在犯不着。

想到此处,杨景澄更是验证了之前的猜测,周泽冰八成是华阳郡公特特派来等着他的人,压根不是甚门房。那么一路上说的那些不好听的话果然是故意的!

说来郡公的爵位与世子的爵位皆为从一品,单看爵位,华阳郡公与杨景澄乃平级,至多因为华阳郡公年长,论辈分为杨景澄之堂兄,二者之间得讲究个兄友弟恭。然而实际到了官场,情况便不同了。

有实权与无实权相差何止天壤?论理,杨景澄前世被弄死时已是国公,切切实实的比章首辅那从一品的少师高一级,结果还不是连他女儿都比不过。可见品级着实够虚,唯有实权才叫真金白银。

手持着鞭子木柄的杨景澄心里越发清明,男子汉大丈夫行于世间,终归得手中有权。不然哪怕他堂堂国公被害死了,朝堂上竟掀不起半点水花,着实窝囊到了极致!念头一旦通达,许多事自然也不是事了。虽依旧不惯诏狱里污浊的空气,但心理上的不适感几乎退的一干二净。

木柄在手心里敲了两下,杨景澄悠然的对周泽冰道:“还有旁的木架子么?把那文正清的老婆拎出来,我抽她几鞭子解解恨!”

周泽冰的嘴又忍不住张大了些,半晌憋出了一句:“世子会耍鞭子么?”

杨景澄斜晲了他一眼:“我会不会耍鞭子不知道,你不会耍嘴皮子倒是实情。你们北镇抚司的锦衣卫确实挺嚣张的哈。”

周泽冰干笑:“小人只是锦衣卫家的门房,不是锦衣卫。”

杨景澄嗤笑一声:“当我没见过门房。郡公既让你带我来诏狱里看审案,可见不把我当外人,你也不用那么防备我。说吧,你是锦衣卫里头做什么的?几品官?”

话说到这个份上,周泽冰便知不能把杨景澄当傻子糊弄了,老老实实的道:“世子恕罪,实乃郡公有吩咐在先,非小人刻意隐瞒。小人名字是真的,职位乃正七品的总旗。今次正负责审讯文正清等一干人犯。”

小厮龙葵一听便气的跳起,怒道:“好你个杀才!竟敢哄骗我们世子!我看你是不想要命了!”

“放肆!”杨景澄呵斥道,“周总旗乃朝廷命官,你岂能如此失礼!”

龙葵不服气的道:“世子,公爷命奴才们跟着您出门,就是怕您在外头叫人冒犯受了委屈。今日有人瞎了狗眼,奴才们便是豁出命去,也要教训了这等杀才!”

龙葵是小厮里领头的,他一开口,余下的三个小厮也跟着叫嚷起来。

杨景澄待小厮们安静了下来,才淡淡的道:“此乃华阳兄长对我的考验,周总旗不过奉命行事,何错之有?你们几个休要仗势欺人,还不过来赔罪!”

周围几个锦衣卫忍不住噗的笑出了声。杨景澄说的委婉,换成粗俗点的便是,当街被狗咬了,自是要去找狗主人理论,谁没事跟狗过不去呐?

周泽冰眼角直抽,都没空理论几个同僚不厚道的嘲笑,满心想的是:娘的他竟没看出来这白白净净的世子居然是属猴的,郡公甚时候说过考验了?你特娘的就顺杆往上爬?回头死皮赖脸的找郡公讨官职,老子怎么交代?

杨景澄欣赏着周泽冰的神色变幻,笑眯眯的道:“我今日头一遭来,不太懂咱们锦衣卫的规矩。倘或等下我刑讯打死了人,可要担干系?”

周泽冰再次被噎的说不出话来,这猴儿不单身形灵敏善于顺杆往上爬,脸皮居然也如此结实!什么叫咱们锦衣卫,谁跟你咱们了?你入锦衣卫了么你就咱们!

见周泽冰不说话,龙葵冷哼一声道:“你个二傻子恁的不会做人,上官问你话呢!你呆愣着作甚!?”

周泽冰反手就想把龙葵摁死,然而可惜的是,这等豪门大宅里混的贴身奴才,哪有真蠢到口没遮拦的?他分明是同杨景澄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把杨景澄不便直接敲打朝廷命官的话当众说出来,害他被同僚嘲笑还不能抽丫的一顿。要不是看在杨景澄为华阳郡公堂弟份上,他能放狗奴才口出狂言!真当北镇抚司的锦衣卫吃素的!?

杨景澄很满意龙葵的表现,这孩子很有眼色嘛!周泽冰打从华阳郡公府门前便开始故意气他,虽说是郡公的授意,可他若不把场子找回来,世人岂不是当他好欺?

直接仗势欺人不是不可以,周泽冰再是锦衣卫,也只是个七品,除非更上头有人授意,否则七品在权贵眼里真不够看的。然而那样简单粗暴,实在落了下层,传出去对将来的风评不利——这等名声才是男人真正该在乎该维护的,至于风流好色、负心薄幸实在不值得一提。

有夫妻情深的名声更好,没有亦无妨碍。章夫人困于内宅,眼界受限,只想着坏他名声,好叫他无法寻个得力的岳家,更好拿捏。可章夫人并不知道,他能否得个好岳家,终究看的是他在官场的能为。

汉高祖未婚前便养出了庶子、为人更是无赖,他能有甚好名声?吕公不照例把那么好的一个闺女嫁与了他。因此,家里的事便由着章夫人闹腾吧,只要不娶楼兰致使与楼英交恶,其它的一切好说。

周泽冰今日只是受命吓唬个公子哥儿,哪知道意外频发,此刻已然坐蜡,哪敢真让杨景澄动手。万一真个打死了人算谁的?要知道文正清案,可不止为着他凌虐下仆。

说句到家的话,倘或他不是章首辅的爪牙,这等小事根本不值得锦衣卫出手。便是圣上知道了,顶多申斥两句,再没有为了几个奴婢去寻官僚的不是的。所谓善待人命,只为了展现“君子仁善”,哄着天下读书人玩罢了。

因此,审讯目的在于将他的同伙牵扯进来,重创章首辅一系在都察院的势力,先把作为喉舌的言官抢回来。眼下文正清夫妻尚有事不曾交代清楚,万一杨景澄一个生手掌握不好分寸,酿成大错,那就真的该死了。

遂,周泽冰只得陪笑道:“暂未审到裴氏,世子想出气,只怕得等几日。”

杨景澄道:“你之前不是说我审也使得么?”

周泽冰解释道:“是以小人方才问世子可会耍鞭子?世子有所不知,刑讯的手法与寻常斗殴不是一回事,得讲点儿巧。既叫人犯受不住,又不能真个一气打死了。待录完了口供,打死便不妨了。”

传闻宫里打板子的太监素有绝活,想置人于死地时,几板子下去皮未破人已重伤垂死;倘或想放人一马,便可雷声大雨点儿小,打的血肉模糊,实则养十天半个月便活蹦乱跳了。想来锦衣卫的手段更甚一筹,杨景澄确实没这本事。

他既想入锦衣卫,自是不能添乱,于是很善解人意的道:“古人曰:‘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我便不在诸位行家面前献丑了。”顿了顿,神色一变,语调不复之前的温和,而是带上了些许森然,“可他家之前三番五次落我颜面,我要他们不得好死,你办的到么?”

这般理所当然的上位者的语气,险些让周泽冰直接应了个“遵命”,好在他早不是雏儿,鲜少有脱口而出的时候,因此稳稳当当的道:“世子放心,小人有分寸。”同样是顺了杨景澄的意,后一句却已变成了卖他面子,而非听命行事了。

就在周泽冰与杨景澄继续周旋时,方才一直隐在角落的一人悄悄离开了审讯室,疾步往外头走去。很快,他走到了北镇抚司衙门的大堂,书桌后的座位上,赫然便是理应在宫内面圣的华阳郡公。

华阳郡公察觉有人进来,手上不停的翻着卷宗,头也不抬的问道:“何事?”

那人抱拳行礼,恭敬的道:“回指挥使大人的话,瑞安公世子已致诏狱,正向周总旗讨教刑讯手法。”

华阳郡公执卷的手一顿,挑眉道:“他竟没吓的尿裤子!?”

那人便把杨景澄进诏狱之后的事详细叙述了一遍。华阳郡公常年冷峻严肃的脸色终于稍有缓和,他挥手打发了眼线,放下卷宗,踱步到了院中。

秋雨将停,青石地板上湿漉漉的一片。寒风吹着枯瘦的树枝发出哗哗的声响。即将入冬的天气,再无秋高气爽,唯有凛冬将至的冰寒,宛如晋朝今日之状。

华阳郡公看着天上层积的乌云,轻轻的吐出了口浊气。宗室人丁稀薄,人才更是凋敝。原以为杨景澄只是当日见了锦衣卫的风光,也想穿身飞鱼服在纨绔当中炫耀,不曾想他竟有几份胆量!既如此,他想来,便来吧!

※※※※※※※※※※※※※※※※※※※※

标题改了啊同志们!介于我是个起名废,再改也是有可能的!所以改标题是常规操作,莫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