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人听书小说网 » 恐怖悬疑 » 顷洛惊华最新章节列表 » 《顷洛惊华》最新章节列表 第524章 524战斗,热火朝天

《顷洛惊华》第400章 400心乱了,驱邪珠

文/木易宁
推荐阅读: 三尸语

两人各坐两端,分别手执黑白棋,各据一方,魏晋分明。

圣子原本担心自己一时口快,找一个瞎子下棋,岂不是侮辱对方?

可在见到对方毫不含糊地准确落子,比之他来说,一点都不慢,便再也不将顷洛当成瞎子看待。

你一子,我一子,二人谁都不曾开口说话,直到顷洛手落黑子。

“你输了!”

圣子死死盯着被围困的白子,内心苦涩。

“你的心乱了……”顷洛抬起毫无光泽的瞳眸,笑得嫣然。

“我没有乱!”

“哦?”顷洛没有急着反驳,而是一手指着盘上的棋。“其实我还留了一道生路,你若是找到了,我便收回我所说的话。”

白棋全部被困,哪里还有出路?

圣子不放弃,在脑海中不停地幻想着若是下在这里,会如何?若是下在那里又会如何?结果却是不管下在哪里,都不是生路。

他尴尬地笑了笑,放下手中的白子,轻吐:“我输了……”

“不,你没有输……”女人浅笑嫣然,手拿黑子,落在最拐角的地方,那正是他最疏忽的地方。

圣子大悟,面露感激地看着顷洛。

“你这……”

“下一局围棋,悟一段人生,谁落一子尔虞我诈,解一盘残局刻骨铭心。你的尔虞我诈还未曾结束,也不曾忘记自己的刻骨铭心。你还敢说自己没有心乱?”

圣子语顿,再也说不出话来,瘫坐在椅子上。低着头,紧盯着盘上,一手紧紧攥着白白子,一手握拳,良久不曾开口说话。

“人生如棋,棋如人生,名利似纸,张张轻世事,如棋局局新。你的手法很稳,一向都是走一步,谋十部,按照最正规的走法。可若是遇到出其不备的下法,你又当如何?”

她指了指刚刚黑子所下的位置,“这里是你最看不上眼的位置,你甚至认为下在这里,只是徒劳。可不下,你又怎么会知道这里就一定没有用呢?”

圣子看了看最边角的位置,无力地笑了笑。

“是啊,我正是你所说的那般认为。下在那里,是浪费棋子,浪费时间。”

“所以呢?”

“你赢了!”他说。

“你也没输。”她竖起食指,摇了摇,反笑,“你看我不是告诉了你这个方法,所以你也没输,当然前提是你得选择这一步……”

“小妮子,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在暗示对方脱离圣子的身份,脱离佛教啊……”

“前辈,看来你虽然年纪这么大了,还是很聪明的。我这么隐晦的说法,你都听出来了。”

天青子:……

他年纪大吗?大吗?

一点都不大,好吗?

圣子收了棋子,顷洛挑眉,“怎么,不再来一局?”

“罢了,一局便足以。”圣子笑道:“今日,我收获匪浅,谢谢夫人的赐教。”

“不敢当,不敢当。”

收拾好棋桌,圣子从怀中拿出一个小方盒,递到顷洛身前。“之前你帮助我赶走了清言那恶鬼,想必得罪了对方。事出因我,我甚是愧疚,这个你且一定要收下。”

“不敢当不敢当。”她一边推辞,一边磨磨唧唧地将小方盒接过。

打开,霎时,一道晶莹剔透的白光冲破盒子的桎梏,冲向天际。即便眼瞎,她也能感受到那温暖人心的光亮。

“发了,发了,前辈,这珠子好像很贵啊。”

“驱邪珠,佛家至宝。何止是贵,这世间就这么一颗,简直是珍稀。”

顷洛得知,大惊失色,赶忙故作受不得的模样,“圣子,这实在是太珍贵了,要不得要不得……“

天青子:你说这话的时候,有本事别死死“盯着”那驱邪珠看。

“夫人,这个不用在意,你就收下吧,我已经询问过各个长老的意见,大家都没意见。”

被迫没意见的众长老:……

圣子大人,你是询问我们的意见吗?你这是直接通知我们你的决定!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顷洛笑得眉飞色舞,那收回驱邪珠的速度堪比神速。

圣子看了看顷洛,这真的是一个瞎子才有的速度和准确度?他怕是遇到一个假瞎子了。

顷洛秒懂,拿出引魂木,放出白柔,故作认真:“白柔,今天开始,你便陪在圣子大人身边,学习佛法,以助你转世。”

白柔甚是感激地应了一声。

见事情完成,顷洛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一边说着“真累真累”,一边朝着自己的住处走去。

至于之后圣子和白柔之间说了什么,顷洛用脚趾头都能猜的到。

“他们会说什么?”自从玄苍离开引魂木之后,天青子话多了不少。

“看圣子那副隐忍的模样,可又没有认亲。除了聊些佛法,还会有什么?”

天青子:……

就当他没问。

“对了,前辈,你之前说这里有一处地方,很适合我去锻炼,哪里?”

“罗刹殿!”

果然足够镇慑四方!光听这个名字,顷洛就知道不是什么好地方。

“不会是关闭那些罪大恶极之人的地方吧?”她尝试地问。

“错,不仅仅是人。人鬼蛇魔皆有之,且实力都不差。你可以去试试,看看能不能领悟到什么?”

“和一些穷凶恶极的人鬼蛇魔打交道,能领悟什么?难道是领悟怎么危害苍生才最为伟大?”

“你别小看了这些人鬼蛇魔,他们的修为都不差,甚至还有达到灵尊九阶水平的。更是有一方大能,被镇压在这里。所以,小妮子,你要不要试一试?”

“我先睡一觉。”

说是睡觉,刚一进房间,她便入了引魂木。在黑炭的安排下,顺利地睡晕过去,灵识进入了识海。

“诀?”她呼唤着。

霎时间,海面波涛汹涌,海水爬上数十丈高,眼见着厚重海浪就要扑打在顷洛身上。

后者一个跳跃,迅速飞至云端,怒道:“诀,你若是再不出现,我就……将你封印了!”

“别别别……”

十七八岁的稚嫩声音自海底传来,紧接着一道白光窜出,停在她的眼前。

诀睁着眼,好笑道:“小丫头,你来了啊……”

顷洛点头,示意诀带她进入瞳术诀修炼的星空之内。

“小丫头,你现在失明了。若是现在就练习瞳术诀,对你有好处,但是这过程却是比你正常状况下修炼起来,难得多,甚至也要痛苦得多。”

“无妨!”她小手一挥,说的那是一个无所谓。

于是,接下来的两个月中,顷洛又在昏睡中,其实是在修炼瞳术诀的过程中渡过。

过程中,她的眼睛流过血,痛苦过,挣扎过,在诀屡次劝导无果的状况下,她终是扛了过来。

此时,她已经能通过操作精神力,利用瞳术诀,强行视物。只不过……

“诀,你解释解释,为什么我看到的世界是黑白灰三色的,我的蓝天碧海白云红花绿叶呢?”

“有的看就不错了,怎么,对颜色还这么挑剔?”

顷洛:……

虽说她的世界是黑白灰的,但好像也不错,且就当作免费重温一下现代八九十年代的黑白电视特效;。

今天是白柔被超度转世的日子,顷洛出了空间,直直奔向作法的场所。

到了法场,但见左右两侧井然有序地坐着两排僧人,人人手中拿着她看不懂的法器。

黑炭解释:这是超度转生最好的法器,比之前超度幻影用的法器更好。

顷洛看了一眼正端坐在两排僧人正中间的圣子,心想:这孙女和外人的待遇差别就是大啊。

“殿主!”白柔面带微笑地漂向顷洛,围着她飘了一圈,这才停下来,很是悲伤地说:“我要走了!”

顷洛点头,“你有机会转生,是好事,开心点,不要哭丧着一张脸。”

她很不喜欢离别的场景,因为总能轻易地触碰她内心最为柔软的那根弦。

她和白柔交往的时间算不得长,最初收了白柔,也不过时想到后者能够帮到自己罢了。

至于她为何坚持要实现帮白柔转世的诺言,也许不想失信,也许只是一时兴趣吧。

“殿主,如果下辈子我有幸再遇到你,你一定要接受我跟在你身边。”

白柔眸色深深地看着顷洛,但见后者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异样,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好好好,我答应你!”

顷洛想:你转世投胎,是要喝孟婆汤的,哪里会记得我?

一场复杂而冗长的超度仪式就此开始,白柔正坐再殿堂正中间,接受着僧人们的祷告和祈求。如今后者身上所释放的光芒较之以前,更甚。

顷洛思考着:下一辈子的白柔真的能够找到她吗?

猛地注意到这一点,顷洛摇了摇头,将脑海中不切实际想法抛开,闭眼,专心聆听着佛家樊樊之音,内心甚是舒畅。

她仿若置身在仙境之中,花海绿树高山流水蓝天白云以及世间万物所发出的欢愉声响。这里是佛族的国度,是功德者的天堂。

耳边,樊樊之音还在流淌,仿若有形的欢快的乐符,错落有致地跳跃在枝头,花瓣,山涧,云端之上,奏出生命的美好,发出幸福的凯歌。

“殿主,我走了……”

悠久绵长的女生自她的耳际划过,继而消散在无边无际之中。

……

“夫人,超度已经完成,白柔姑娘已经顺利进入地府,只等转世为人。”

慈悲的声音唤醒沉浸在美好梦幻之中的女子。顷洛怔愣,睁开双眼,疑惑道:“不是说要念个七天七夜?”

圣子点头,“如今正好满了七天七夜。”

似是感受到顷洛的惊讶,“白柔姑娘身上存有功德,她的超度并不难。同时,她受到祝福的同时,她最关心的人也会连带着受到祝福。这么看来,白柔姑娘离开之前,最大的心愿是夫人安好了。”

后面,圣子断断续续地说了什么,顷洛却没有听进去。

白柔离开了,幸福地带着希望离开了,她应该开心才对。

可为何……她的心空荡荡的?

“小妮子,别伤心了。对白柔来说,这是一件好事。虽说我和她相处的不久,还真别说,我挺喜欢白柔这个乖巧的小姑娘的。”

“前辈,我很不喜欢离别。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总是让人生出悲伤的情绪。”

天青子默然。

“夫人?夫人?”圣子再次唤道:“夫人要不要回房间休息?”

“不用了,圣子,麻烦你帮我安排一下进入罗刹殿的事情。”

“罗刹殿?”圣子大惊,以为对方受了什么刺激。

想到白柔,对顷洛更是赞善和喜爱,“恕我直言,夫人还是不要去罗刹殿的好。”

“为何?”

“罗刹殿并不是一个殿,而是一件封印灵器。里面关押的是来自五湖四海,穷凶极端的罪孽之物。就算是我,都没有把握能够应对他们。夫人,你……”肯能也不行。

“我自有分寸!”她镇定回答,眼神紧紧盯着圣子的双眼,不容置疑。

圣子愕然,无法,继而开口道:“夫人,你若是坚持要进去,那么请一定要将我送给你的驱邪珠带在身上,应该能在关键时候帮上你的忙。”

“好!”

顷洛并没有休息,在圣子的带领下,来到了罗刹殿外。

罗刹殿外观是宝塔的形式,八个飞檐做成上扬飞翔的龙,每条龙都张牙舞爪,怒目而视着苍天,嘴中各含着一颗珠子,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出耀眼的光茫。

“这就是罗刹殿。”

圣子开始解说:“罗刹殿总共有九层,每一层关押的人实力档次和穷凶极恶的程度都不一样,第一层关押的实力最为弱小,也最为和善,第九层则是实力最为强大,最为穷凶极恶之徒。”

他顿了顿,看向紧跟在顷洛身后的卫雨,寒诺和青平三人。

“在你进去挑战的这段时间,我会为你护法。过程中,你若是觉得吃力,应付不下来,你只要摇一摇这个铃铛,我便会打开殿门。”说罢,便交给她一个只有鹌鹑蛋大小的金色铃铛。

铃铛做工很精细,没有一处粗糙的地方。摸上去光滑平整,让人不觉心旷神怡,周身暖洋洋的。

顷洛点了点头,在卫雨和青平满含担忧的眼神中,踏进了未知的领域。

“夫人,你要早点出来啊!”卫雨泪如雨下。

自从跟了顷洛之后,她所有的少女心都被释放了出来,一言不合便是落泪。

“主子,以前我总是爱玩。这一次,我也在门外等着你。”与以往相比,青平倒是严肃了不少。

寒诺不发一言,找了个地方,端坐下来,闭着眼,直接进入修炼模式。

自从蓝玉死后,寒诺俨然成为了一个修炼狂人。

“吱呀”

浓重古朴的殿门缓缓开来,从外面看,里面什么都没有,空旷旷的。可顷洛清楚,这都是障眼法的作用。

一步,两步,三步,四步……十步……二十步……

“吱呀”殿门再度关上,不知什么材质所作的两扇门相撞的声音带出阵阵余音,在这看不到边际的空间内,久久消散不去。

“刺啦刺啦”短暂的黑暗之后,周围迅速亮起无数的烛火,大红色的蜡烛滴着厚实的蜡泪,不停燃烧着,燃烧着……却好似总也燃不尽一般。

顷洛上前一步,只听“咔嚓”一声,似是什么被踩断。

顷洛低头看去,那一刹那,无数的恶意自四周汇聚而来。

很好,敢对她出手!

驱邪珠出,带出伶俐的气势,逼退一切鬼魅魍魉。

周围想起一片“啊啊”的惨叫声,在确定自己踩碎了一根类似人类的肋骨之后,顷洛这才抬头。

“就这么点本事,就敢来袭击我?”

灯火大亮,将周围的鬼魅魍魉照的无所遁形。

周围的都不是人,而是恶鬼,最可恶的恶鬼。虽说她并不怕这些实力还抵不过白柔的恶鬼,可是能省了一番功夫,也是一件好事。

她“啧啧”有声,“这珠子还真是一个宝物,你们一上来,就被这玩意儿伤了。看来,你们不过如此!”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顷洛惊华》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