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人听书小说网 » 幻想奇缘 » 摘仙令最新章节列表 » 《摘仙令》最新章节列表 第644章

《摘仙令》第438章 邀约

文/潭子
推荐阅读: 炮灰女修仙记

鄂吉的困境,还在十面埋伏里挣扎的鄂盛看得明明白白。

他的下场如何,他也猜到了,这些人修收拾了鄂吉,下一个,就能一起对付他了。

对付他啊!

鄂盛完全没想到,继鄂吞死在大意之下后,他们两个也会因为大意,被一个小小的结丹修士阴了。

事到如今,他哪能不知道,这臭丫头的脸色有假?

果然不愧是七界道魔大比的第一人。

鄂盛极为后悔,尤其听到某人说,抓不住鄂吉就杀了,她这里还有一个魅影将主的时候。

也许从一开始,看到百岁镇上的这些死人,她就做好了,把他们全都阴在这里的准备。

他再也顾得会不会受重伤,把一直缩着的尾巴伸出来尽力数摆。

叮叮叮!

尾巴被连绵不绝的花雨击中,可是,这凝聚了他们魅影一生修为和天赋的地方,到底是不同凡响的。

他的身体在连绵不绝的花雨中,泼洒出大量血雾时急速几闪。

松了好些心神的陆灵蹊愕然回头,眼见人家在片刻间,就把脑袋探出十面埋伏,急忙催动重影,想要再把他扯进去。

可是,鄂盛既然已经拼尽一切,哪里还会再给她机会?

就在知袖三人的剑抵住鄂吉的当口,不顾身上的伤,不顾尾巴可能会掉的风险,鄂盛的前爪终于触到了陆传所布大阵的光罩上。

刺……啦……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发生,捆了鄂吉的知袖三人急忙想要回援陆灵蹊的时候,外面的淡黄色光罩在鄂盛利爪的攻击下,已经快要撑不住。

他完全没有防御,由着那些花雨尽皆打在身上。

身体的痛苦,促使他更快地挥动爪子。

不过半息之间,鄂盛就如风闪了出去。

叮!叮叮叮……

陆传急切挥动阵旗,在人家出去的时候,淡黄光罩也迅速退去,知袖和久诚的剑,以及那漫天花雨,尽朝鄂盛围追堵截。

啪!

让众人没想到的是,鄂盛的尾巴会在这时掉落,本来被鲜血染红的身体,在转瞬之间变得透明。

急切赶来想要相助一把的叶湛岳,还没扔出手中的剑符,就感觉性命受到了极大的威胁。

剑符没扔,身体急侧,一股劲风从颈间飞过,紧紧追着劲风的剑光和花雨因为他,无奈尽皆偏离追击方向。

就在鄂盛以为自己终于逃过一劫的当口,身体突然感觉被什么一夹,就再也动不了了。

一本书由虚化实,拎着笔的朱培兰也正要朝那书上点上一点,突然‘滋啦’一声,她的面色一白。

“什么人?”

知袖查觉不妥,朝虚空某处,连劈数剑。

叮叮叮……

可是已经迟了。

朱培兰‘噗’的一声,吐了一口血,一片虚虚的书页,被一个泛着淡银光芒的爪子扯了下来。

悠远浩大的气息,硬生生地朝他们所有人压来。

万多里外,联合大家改动万元大阵的至阳星君若有所感,急忙回顾的时候,被捆的鄂吉处,已经又被那银爪划拉了一下。

“原来是十面埋伏!”

鄂吉好像凭空消失,知袖一闪挡到师侄和徒弟身前的时候,淡淡的声音渺渺间从四方传来,“那就怪不得了,小丫头,给你五百年,五百年后,老夫亲会你的十面埋伏。”

“……”

陆灵蹊呆了呆,面色真真正正变得青白起来。

那淡银爪子,是可比化神的十阶魅影的爪子吧?

五百年……

知袖拿着剑的手抖了抖,她连人家从什么地方来,又从什么地方走的都不知道,闻言也只能沉默。

修为的巨大差异,让她连个狠话都放不起。

对方最低也是十阶,甚至可能是被这方天地规则所限,压制到化神境后期的更高阶魅影。

要不然,他怎么知道十面埋伏?

除非他见过飞升仙界的杀神陆望。

“……林蹊,你干的不错!”

徒弟也干的不错!

当然了,还有朱培兰。

可惜,他们的修为都还太低。

知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酒儿,帮你师姐把东西收收。”

飞舞的花雨在陆灵蹊和柳酒儿的身前化于无形,柳酒儿连忙奔出收拾所有战力品。

这些东西,再不收拾,久诚师叔可能就要先动手了。

五百年,师姐惹了一个惹不得的东西,这能助瞬移的魅影尾巴,对她而言就至关重要了。

“朱道友怎么样了?伤得重吗?”

知袖接着打破沉默,问此战反应迅速,却倒霉受伤的朱培兰。

陆传已经喂朱培兰两颗伤药了,“本命法宝受损,要养一段时间了。”

他的面上很是黯然。

此时,陆传后悔死了。

明明看到地上有一个八阶魅影留下的尾巴,他应该就能想到,那东西的死,可能会惊动更高阶的魅影。

他没想到,也未提醒。

而且外布的阵法,连林蹊的十面埋伏都不如,居然两息都没撑到。

如果撑住了……

虽然可能被人家一锅端了,可……

陆传扶着朱培兰按下遁光,心中实在难受,“林蹊他们做的没错,错在我,我应该先给山隐师兄传个信,以防万一。”

“……不是你一个人的错,我们都有。”

久诚看看面色发白的林蹊和朱培兰,心中也是难受,“今天这事,必须上报联盟总部,”他的面色也青得很,“那些阵法师怎么还没弄好可以彼此协作的人阵?”

要不是那银爪子魅影顾着身份没朝他们动手,他们现在哪里还能站着?

数百年的修炼,生与死之间的考验,已经很长时间未再体会了。

这一会,后怕尽朝他袭来,银爪子魅影出现时没来得及出的汁,现在全出了。

身上好像漏了般,不过数息,就感觉把里面的内|衣尽皆打湿了。

“要是彼此协作的人阵早就弄好,我们就算不能跟人家干,至少自保还有点底气。”

可怜他,当时都懵了。

……

收到消息,急切从宗门传送到万元大阵处,又和至阳星君一起赶到百岁镇的宜法,还没从林蹊无恙的欣喜中走出,就被所有过程惊呆了。

化神极别,甚至可能比化神还要高一截的魅影,居然认出了十面埋伏,并要在五百年后,跟林蹊约战。

她一时顾不得听久诚讨伐人阵的问题,只是抓着陆灵蹊的手,想给她点力量,不让她太过害怕!

“累了吧?走,师叔送你到隔壁休息!”

陆灵蹊摇头,“师叔,我现在好多了。”

这一会,她不想一个人呆一个房间。

收拾战场,整个百岁镇,七岁以下孩童的尸体一个都没见,显然是被那些魅影吃了。

陆灵蹊情愿在这里听久诚师叔唠叨,情愿听他在这里发泄不满,发泄后怕,听他这样发泄发泄,好像也挺能治愈的。

“您也不用担心那什么五百年。”

只要能活到五百年后,没意外,她可能早是化神修士。

银爪魅影再厉害,在这方世界,被天地法则所限,能使的力,也只能在十阶、十一阶之间。

大家相差不多,陆望老祖的十面埋伏能被他所忌,她也一样能做到。

“五百年离我们还早呢。”

陆灵蹊这样跟师叔说,“您还是催催联盟总部那里,人阵的事,确实到了刻不容缓的时候。”如果人阵早现,太霄宫的那些人,就算救不了百岁镇的凡人,至少能撑到她的救援。

“行了,这件事,不仅我们在催。”

无相界的一切,还在可控之中,其他六界,已经在各自地盘,形成了一条战争带。

就宜法所知,催的可比他们狠,“我是昨天收到消息,说显形后的八阶魅影,因为身材的原因,喜欢装成人族小儿,给你们示警的飞剑传书,大概还在来的路上。”

相比于其他,消息的严重滞后,于这次的战局,影响可能更大。

“久诚,你也别再说话了,我现在问你们两个问题。”

宜法看了一眼,对着布袋朝里面魅影搜魂的至阳星君,“一个是,那个断了尾的所谓将主,在断尾之后,你们感觉修为如何?有没有掉下境界?”

这?

连陆灵蹊的眉头,都忍不住蹙了蹙。

当时的一切发生的太快,那个将主魅影只一心逃亡,不曾反抗,她实在估算不出来。

“……这个问题,朱培兰可能比我们都清楚。”

陆传想了想,“是她拿住了那个将主魅影。”

就在隔壁养伤的朱培兰被请了过来,“我不知道八阶魅影的战力如何,但是,被我拿住的魅影……”

她的眉头拧成一团,“当时的一切都太快,他的伤,可能比我们想象的都重,修为下落是正常的。

我感觉他被我的书夹住的一瞬间,特别特别的虚弱。”

说到这里,她有些犹豫,“另外,前辈,我虽然也曾到飘渺阁海域做过任务,可是每次都是跟好些同门一起合作的,我没有真真正正,一个人单独行动过。”

就算参加道魔大比,也是师父让她去长见识,打酱油的。

第二轮擂台赛,又倒霉遇到了燕离那个剑疯子,一上台,几乎就被他压着打,根本没法尽展本事。

到了天渡境,就更可怜了,书笔再厉害,也拿那么大的凶兽没办法,她又是打酱油的,连当个跳骚,都被燕离他们嫌弃。

这次做任务,师父担心她的安全,还特别给她配了脑子和战略都有点的叶师兄。

朱培兰很无奈,“所以我的感觉,也不能完全做准。”

战场上,任何一点判断失误,都是天堂与地狱的差别。

“行!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宜法点头,“现在问第二个问题,钱良健是活着被挖了心脏的。”她转向陆灵蹊,“当时你和柳酒儿看得明白,他死时,金丹丹气有无散逸?”

这?

陆灵蹊看向柳酒儿,当时她只顾算计那些魅影,真没顾上看钱良健。

“……只有一点儿。”

柳酒儿皱了眉头,“师伯,当时事情紧急,您不问,我差点忘了,钱师兄死时虽然散逸了一点丹气,可是我感觉,完全是因为,他的金丹早被打散,那点丹气,是尽从胸口伤处散出。

都到了那种情况,换我们任何一个人,我感觉都不会那般便宜魅影,可是,钱师兄他们一个自爆的都没有。”

不可能太霄宫的人,一点血性都没有。

十五人的小队,尽皆陨在百岁镇,临死的时候,还几乎都在一起。

也就是说,一个逃的人都没有。

“师姐,你还记得我们刚进镇的情况吗?那个鄂吉装成小孩,差点就把我骗了,现在想想,我怎么感觉,他对我们的到来,是早有准备呢?”

“……确实!”

陆灵蹊看向宜法,“师叔,您收到魅影喜扮小孩子的消息是从灵界传下来的吧?那有没有说,有多少人上当受骗过?”

宜法:“……”

这个问题,她真不相答。

“最开始不知道的时候,那些能显形的魅影,对上心肠软的修士几乎能一阴一个准。”宜法叹了一口气,“大家都跟柳酒儿一样。除非六感特别,或者修有特别魔功,或者傀鬼的修士。”

林蹊的特殊,大概在于六感。

在这一点上,酒儿真是太差了。

宜法揉了揉额,她突然发现,无相界这些新一代的弟子们,试炼都还是太少。

六感有的是天生的,但它也可以后天培养。

很多散修对危险的感知,就比宗门修士要好,那绝对是在生与死中,慢慢自己锻炼出来的。

“我的话问完了,至阳师兄,你搜到现在,搜出什么了没有?”

至阳:“……”

他慢慢从布袋上缩回手,“搜不了,神识所查之处,跟它们的身体一样,尽皆空空。”

啊?

众人一齐看向那个小布袋。

“宜法,你带柳小友到联盟一趟,请大家再看看吧!”

至阳把布袋口重新系好,扔给柳酒儿,就往外面走,“万元大阵处,我准备两天一变阵,让那些东西,想查规律都不行。”

错……!

应该出在他看守的万元大阵处。

人家能知十面埋伏,就算没与陆望前辈交过手,对修士喜欢玩的阵之一道,一定也了解的很。

至阳星君现在有八成肯定,是他让那些魅影摸着了规律,以至这提早做出的准备,在他手上成了筛子。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摘仙令》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