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人听书小说网 » 恐怖悬疑 » 黄皮子最新章节列表 » 《黄皮子》最新章节列表 第335章 悄悄地进村

《黄皮子》第305章 庙会6

文/马南山
推荐阅读: 三尸语

黄小文抓起茶几上的玻璃杯,尿了小半杯还算清澈的玩意,又用毛笔在裱纸上画一道古怪的符,打火机点燃,扔进杯子里。

燃烧的符纸一进杯子就是砰的一声,迅速燃烧成灰烬,黄小文将符灰晃匀,满脸得意对齐姐说:“你别以为自己很厉害,有本事把这个喝掉。”

齐姐表情变得凝重,却依然嘴硬:“喝就喝,怕你不成?”

“那你倒是来拿呀!”

“拿就拿,老娘才不怕你黄丁点儿。”

齐姐接过玻璃杯却耍赖不肯喝,你一言我一语的跟黄小文拌嘴,直到黄小文划下道道,她喝掉这杯尿,黄小文退避三舍,她不喝,黄小文就去丫髻山找二奶奶告状,齐姐才受不住激,一梗脖子将尿灰干掉:“喝完啦,你还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

黄小文没说话,笑吟吟望着她。

不多时,齐姐的表情渐渐痛苦,她蹲着肚子蹲在地上,几声惨哼过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了,连哭带嚎满地打滚:“哎呦呦,疼死我了,你这小畜生的道行可真厉害,哎呦呦,我的腿被烧断了...胳膊也被烧断了...”

齐姐的四肢没有受伤,可她在地上打滚时,胳膊腿却不属于她似的,被动的被躯干拖拽着甩来甩去,想必被黄小文的尿灰伤到了中阴身。

黄小文见她吃够苦头,终于舍得提起裤子,问道:“知道我的厉害了吧?你从这个女人身子里出来,我就帮你接上胳膊腿。”

“要你接?我自己也能接。”

说完,齐姐扭着身子,白蛆似的蠕动到墙角,用肩膀顶着墙根想接上胳膊,徒劳无功。

黄小文劝道:“别折腾了,你不是我的对手,我不帮你接,你以后就是个废狐了,虽然这个女人花了你的钱,可也怪你不守规矩,吃人家的喝人家的,还不帮人家办事。”

“谁说我没帮她?头一个月我就帮她勾了仨男人,是她假正经不肯牺牲色相,怎么能怪到我头上?”

前面听齐姐说自己红不了的原因是洁身自好,我还当她假正经来着,八小姐的话反倒让我对她另眼相看了,而八小姐还挺委屈,她说胡门的媚功是迷惑异性,是帮齐姐迷惑几个单凭自己姿色,根本勾不上的金主,再通过接受潜规则换取影视资源。

齐姐却异想天开以为请到狐仙,导演们一见她就惊为天人,跪求她出演女一号,观众们也会被她美到无法呼吸,疯了心似的当她的脑残粉...

这样说来,她俩还真是一场误会。

不管谁对谁错,总归要解决这个事,黄小文还是以帮她接上四肢为条件,劝八小姐离开。

八小姐死活不同意,非要赖在齐姐身子里。

没说几句,这一黄一胡又开始骂街,一个比一个嘴脏,我几次暗示黄小文别跟她废话,直接办了她,黄小文无动于衷。

直到李香头推门进来,一见满地狼藉,大惊失色。

问明原委后,李香头对趴在地上蠕动的齐姐说:“这位仙家,事已至此,你就别怪小齐了,我让她再去你们堂子捐点香火,这个事就这样算了吧,你大人有大量,放她一马,也算一份善功,否则我们不会坐视不管,最后还是两败俱伤,你觉得呢?”

齐姐想了想说:“不行,我要借她的身子玩个男人才肯走,我不能白折腾一场。”

黄小文嘟囔一句:“真是骚狐狸,骚的治不住!”

李香头叹口气,扭头对我说:“吴鬼,既然大仙非要做那档子事,要不你牺牲一下?”

哎呦卧草?

我当场跟他急了:“李爷爷你说什么呢,咱们可是几辈人的老交情,你让我做这种事?而且我有女朋友了,要是让小雅知道非下蛊弄死我不可...不过小雅人美心善,为了救人,她应该能理解我的苦衷,但咱可说好,仅此一次,下不为例,而且最多三天,我这小身子骨可吃不住狐狸精折腾...”

没等我说完,齐姐一口唾沫吐到我脚下:“老娘要玩男明星,你算个什么东西?也不撒泡尿照照你的猪头,丑的跟的洗脚盆似的,还三天?看你三秒就要吐了。”

都说狐狸精饥不择食,瞎子李那耍皮影的祖宗有狐狸精喜欢,冯栏那圆乎乎的大脑袋有狐狸精喜欢,我得丑到什么地步才会被胡八小姐嫌弃?!

我他吗差点委屈哭了,指着她骂道:“你别给脸不要脸,要不是你钻在齐姐身子里,老子看见你也得吐,叫你一声大仙还真把自己当仙女了?别以为我拿你没办法,这就叫人弄死你...我告你们啊,都别拦我,这骚狐狸说话太他吗伤人了!”

李香头将我推出屋,安慰道:“去去去,院里散散心,你跟动物计较个什么劲?都不是一个审美标准,我就觉得你小子挺帅气,跟我年轻时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李香头关上门跟齐姐谈判,我坐在院里的石墩子上抽烟,没一阵黄小文也出来,我旁边还有个石墩子,他却不坐,哈巴狗似的蹲在我脚边,一边抠指甲,一边仰着头,满脸好奇的看我抽烟。

其实我和黄小文还没有正经交流过,就连他的名字都是冯栏告诉我的,冯栏说黄小文就是五六岁的小孩德行,让我找点事逗逗他,可想到他是借位附体的仙家,我哪敢得罪,结果上午一见面,这小屁孩就朝我做鬼脸,吐舌头,我还真就不甘心对他毕恭毕敬了,后来又见识到他露着又鸟又鸟和八小姐对骂的场面,终于找到和他相处的方式。

黄小文仰着头,我就往他脸上喷了一股烟,他立刻吸进去,还咂咂嘴品尝味道,最后得出结论:“一般!不如香火好吃,还有一股韭菜味。”

中午李香头送来两个馅饼,让我和他一人一个,当时有个人在他屋里呆了一个多小时,我怕凉馅饼吃坏他的肚子,就全吃了。

我接话问道:“听冯栏说,你叫黄...”

“我叫黄小文,丫髻山来的,身子是山里的小道童,被野狼吓丢了两道魂,招不回来,变成憨憨了,我平时就住在他身体里,这一次是冯栏出三十八万请我来坐堂,但我要在初一酉时前回去,冯栏年后有一道坎,你年底要闯命关,那个姓齐的女人命犯天狼,但是很旺你,所以我给她看事时叫你进去,你以后对她好一点!我说完啦,剩下的都是不能说的。”

黄小文这一插嘴就是一箩筐话,听得我半天没缓过神,下意识问道:“我要闯什么命关?”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黄皮子》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