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尔哈赤(单田芳)

《努尔哈赤(单田芳)》

主播:
单田芳
作者:
单田芳
类别:
评书
时间:
2018/10/14 0:28:36
状态:
全集,共57集
简介:   满蒙不分家,女真为各部族的融合,如叶赫之先就是蒙古族。 明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努尔哈赤出生在赫图阿拉(今辽宁省新宾县境内)建州左卫一个小部酋长的家里……详细介绍在线收听打包下载
本站第一时间更新努尔哈赤(单田芳)评书全集,推荐在百度中搜索“懒人听书”。

标清音质手机、平板等移动设备推荐访问: m.lanren9.com

喜欢听“努尔哈赤(单田芳)”的人也喜欢:

《努尔哈赤(单田芳)》剧情介绍:

  满蒙不分家,女真为各部族的融合,如叶赫之先就是蒙古族。 明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努尔哈赤出生在赫图阿拉(今辽宁省新宾县境内)建州左卫一个小部酋长的家里。他的六世祖猛哥帖木尔,原是元朝斡朵里万户府的万户,明永乐三年(1405年)应明成祖朱棣的招抚,进京朝贡,封授建州卫指挥使,后掌建州左卫,提升至右都督。宣德八年(1433年),因教授明都指挥佥事裴俊,被阿速江等卫“野人女真”杀死。其子董山是努尔哈赤的五世祖,初授指挥使,后提升右都督,与叔父凡察分掌建卫、建州右卫,成化三年(1467年)以屡掠辽东人畜,被明朝斩杀。建州三卫遭到明军严酷征剿。董山的宗子脱罗及其子妥义谟,先后袭职,屡次进京朝拜明帝,贡献方物。董山的第三子锡宝齐篇古,是努尔哈赤的四世祖。锡宝齐之子福满,后被清朝追尊为兴祖直天子。福满第四子觉昌安是努尔哈赤的祖父。觉昌安第四子塔克世娶妻喜塔喇·厄墨气,生三子,长为努尔哈赤,次为舒尔哈齐,幼为雅尔哈齐。
觉昌安是建州左卫枝部酋长,为明都指挥使,人少势弱,早期依附建州“强酋”亲家王杲,也常率领部众进进抚顺马市贸易,以夏布、粮食易换猪牛,领取抚赏的食盐、红布、兀剌等物。万历二年(1574),明辽东总兵官李成梁率军数万,因王杲抗命,扰民抢掠,扩大实力,有不轨之心。遂攻取王杲之寨,杀掠人畜殆尽,觉昌安、塔克世背叛了亲家,充任明军向导。万历十一年,王杲之子阿台图报父仇,屡掠边境,李成梁再率雄师还击,取阿台的古勒寨及其同党阿海的莽子寨,杀阿台,“杲自是子孙靡余存”。觉昌安、塔克世再次为明军向导,战乱中被明兵误杀。
凶讯传来,二十五岁的努尔哈赤本想起兵索报父仇,但势孤力单,怎能与拥兵百万的大明“天天子”交锋。无可奈何,努尔哈赤乃诿过于建州左卫图伦城主尼堪外兰,指责其唆使明兵杀害父、祖,奏请明臣执送。不料这一要求,竟惹恼了骄横跋扈的明朝边将,被视为无理取闹,一口拒尽,并宣称要于甲板筑城,令尼堪外兰为“满洲国主”,因而尼堪外兰威看大升,“于是国人信之,皆回尼堪外兰”,甚至连亲族子弟也“对神立誓”,欲杀努尔哈赤以回之,尼堪外兰则伺机逼努尔哈赤“往附”,俨然以建州国君自居。
   万历十一年(1583)五月努尔哈赤以十三副铠甲、部众三十人起兵。逐渐吞并了其他建州部落(仅栋鄂部长阿海就有兵四百),海西叶赫、乌拉、哈达强部,降服建州、海西、“野人”数以万计的女真,建立后金国,登上女真王的宝座。努尔哈赤顺应时代潮流,采取了正确的方针、政策和措施,在内政、外务两小气面,取得了很大效果。在关系到一部、一国盛衰兴亡的用人题目上,努尔哈赤夸大了六项原则:一是必需任用贤人。二为不管亲疏门第,公正举人,“勿论根基,见其心术正大者而荐之。莫拘血缘,见有才者即举为大臣”。三系形形色色,用其所长,“有临阵英勇者,用以治军。有益于国政之忠良者,用以辅理国政”。四乃举贤贬奸,因“善良公正之人不举不升,则贤者何由而进。不肖者不贬不杀,则不肖者何由而惩”。五是赏罚清楚,功必赏,过必罚,“有善行者,虽系仇敌,亦不计较,而以有功升之。有罪者,虽亲不贯,必杀之”。六为赏赐效劳官将,视其所需,赐予马、牛、阿哈、食谷、衣服、财帛和妻室。
努尔哈赤制定了厚待元勋的重要国策。关于早年来投、率军征战、效忠效劳的“开国元勋”,如费英东、额亦都、何和里、扈尔汉、安费扬古等“五大臣”及杨古利、冷格里等人,给予特别礼遇和优待,赐给少量人畜财帛,任为高官,封授爵职,联姻婚娶,荣辱与共。当这些元勋出了过失时,他着重指出“贫时得铁,犹胜于金”,常以其功而从轻处治。
努尔哈赤招徕了很多有才之人,他们献计献策,屡次进进大明烧杀掠夺使女真部逐渐“民殷国富”,为建立和壮大后金国,奠定了牢固的基础。
在军事与外务上,努尔哈赤制定了具体的方针、政策和战略。采取了“恩威并行,顺者以德服,逆者以兵临”,即以抚为主,以剿相辅的方针。其具体内容有三,一为抗拒者杀,俘获者为奴。因纳殷部七村诸申降后复叛,据城死守,“得后皆杀之”。额赫库伦部女真拒不降服,努尔哈赤遣兵攻克,斩杀守兵,“获俘一万”,灭其国,“地成废墟”。二是降者编户,区分编在各个牛录内,不贬为奴,不夺其财物。原是部长、寨主、贝勒、台吉,大都封授官职,编其旧属职员为牛录,回其辖领。三为往返者奖。关于主动远道往返之人,努尔哈赤特别从厚奖赐。当他听说东海虎尔哈部纳喀达部长率领一百户女真来投时,专遣二百人往迎,到后,“设大宴”,厚赐财物,“为首之八大臣,每人各赐役使阿哈十对、乘马十匹、耕牛十头”,以及少量皮裘、貂帽、衣、布、釜盆等物。对其他随从职员,亦“俱齐备厚赐之”。这样就缩小了打击面,争取到很多部长、路长率领属人前往返顺。仅据《八旗满洲氏族通谱》的记载,黑龙江、吉林、辽宁女真酋长统众往返的,就有二三百起之多,因而加速了女真同一的进程,减少了不必要的伤亡和损失。还采取了正确的用兵战略,一般是由近及远,先弱后强,逐步扩大。他积极争取与蒙古同盟,尽力避免过早地遭到明朝的打击,直到万历四十六年(1618)以七大恨发动叛乱以前,没有受到明军的征剿,这极大地有利于同一女真事业……